• 中国文明网江西文明网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为: 首页 > 道德模范
高扬信仰的旗帜:与龚全珍老阿姨就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席谈
萍乡文明网   http://px.wenming.cn   发布时间: 2018-02-01     [字体:  

  开展向龚全珍同志学习活动转眼已经两年了,作为信仰的坚定践行者,她在全国产生了一次又一次的巨大影响。从习近平总书记向她致敬到《老阿姨》歌曲风行中国大地;从龚老先进事迹报告团登上人民大会堂到全国各地巡回作报告;从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到中央作出向她学习的决定,成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这既是龚老个人奋斗的结果,也是她传承甘祖昌将军精神的生动写照;这既是她个人为之奋斗的光彩经历,也是我们萍乡的自豪骄傲。龚老身上既凝聚着坚守信仰、淡泊名利、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又包含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动因,她既是信仰的践行者,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者。习近平总书记在系列重要讲话中反复强调“三个倡导”二十四个字,要求“坚守我们的价值体系,坚守我们的核心价值观”,为新时期全国各族人民紧紧团结和凝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下提出了新的要求和奋斗目标。4月中旬,记者来到莲花县,与龚老重点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了一次交流,把习总书记的新理论、新思想、新论断与她个人的经历进行了一次深情的回顾和全新的心灵碰撞,一次深刻的思想探索,使我们感到思想豁然开朗,找到了新的答案,汲取了无穷的力量,感触到了思想内核的新变化和不断跃升,对于萍乡奋力把经济搞上去,切实把作风正过来,将产生新的思想推动作用。本报今日推出《高扬信仰的旗帜》长篇通讯,敬请关注。

龚全珍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

  作为开国将军甘祖昌的夫人,龚全珍1957年随甘将军放弃都市优越生活回到莲花这个边远县城,在乡村教师的平凡岗位上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教书育人。离休后,又义务开展革命传统教育和理想信念教育,倾力捐资助学、扶贫济困,为广大群众做了大量的实事好事,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尊敬和爱戴。她先后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感动中国2013年度十大人物,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高度赞扬,被习总书记亲切地称为“老阿姨”。

  您已成为全国党员干部的先进代表,您的精神正成为一种汇聚中国梦的力量。请问您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荣誉? 龚全珍:我非常惭愧,常问自己何德何能获得这么多的荣幸。每次看到电视里播放我的事迹,我就感到头皮一阵阵发麻,惭愧呀,万分惭愧。真承受不了。我和祖昌结合,老年在他的光环照耀下,增添了很多光彩,这是我的幸运,应当十分珍惜,还要继续学习祖昌的精神,多做有益于人民群众的事。我今年92岁了,可能回归“自然”的日子不远了。我已经很知足了。此生惭愧的是党和国家、亲人对我的关爱,我回报得太少、太微不足道了。很多革命烈士都具有英勇奉献的精神,大家应该向他们学习,我也要向这些优秀的人学习。今天,还有很多人愿意学习和继承祖昌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奉献自我,这让我感到很欣慰。其实我不过是一名普通的退休教师,平平常常的老人。共产党员不能讲荣誉,只能讲奉献。我被授予那么多的荣誉,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好,要继续努力,今后尽力为人民做好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以“三个倡导”为基本内容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分别从国家、社会、公民三个层面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目标、价值取向和价值准则。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核心价值观承载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精神追求,是最持久、最深层的力量。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们党立足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全局作出的重大决策,必须把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凝魂聚气、强基固本的基础工程。

  您是如何理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

  龚全珍:我还记得我的母校——山东烟台一中校训是“公诚勤毅”,公是大公无私,诚是人要真诚,诚信;勤是勤奋不倦,毅是勇敢坚强。我感恩母校“公诚勤毅”校训对我的激励鞭策,它也鼓励了很多像我这样的年轻人报效祖国,用大公无私、勤劳不怠、诲人不倦回报党和国家,回报社会。 中国是个大国,人口多,碰到的困难也多。共同的价值认同对国家的统一和建设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要使人民群众“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必须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央提出,我们的奋斗目标是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目前,全国上下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同时也是一项艰巨的事业。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人民群众的行为规范,才可能真正实现“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为我们伟大的祖国骄傲,当个中国人多么光荣!当个中国共产党员多么光荣!我要为她奉献一切!我相信,只要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都瞄准这个目标,齐心合力,天大的困难也一定能被战胜!

  2013年10月,龚全珍应邀回到了阔别73年的母校烟台一中。当年,龚全珍与世俗抗争,辗转求学,从山东到安徽、从河南到陕西,边读书边参加抗日话剧团的活动,考入西北大学教育系后,积极参加学生进步活动。从19岁离开烟台到27岁离开陕西进疆,龚全珍的青春,奔腾着热血,洋溢着激情,奠定了她一生的信仰。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当年,是什么促使您义无反顾地走上革命的道路?现在有的人认为,在和平建设时期,“爱国”是虚的,是无法量化测评的。您认为和平年代应该怎样爱国?

  龚全珍:我的童年、少年都是在烟台度过的。那个年代,我的母亲受传统思想影响,不支持女儿上学,我为了继续读书,就以“不让读书就不回家了”为由和母亲抗争,最终,我胜利了。当时的烟台一中有位校长叫庄子毅,庄校长因为拒绝为日本人做事离开了学校。庄校长是进步的爱国民主人士。当时我的三哥龚文涛从烟台一中弃学要投奔八路军。他离家前对我说:“日本鬼子要进烟台了,我要跟八路军去打鬼子。”我拉住哥哥让他带我走。哥哥说,你才14岁,年纪太小了,你好好学习,3年后领你走。不久以后,烟台就落入了日本人手里。我那时日日就盼着三哥回家来赶走日本人,一心想着,要救国,要像三哥一样参加八路军,去打日本人。那时很多人和我想法一样,希望国家富强、民族独立,不做亡国奴。我在西北大学念书时,有一次,国民党当局在学校抓了80多名思想进步的学生,我身边的很多同学都被投入了监狱。但是我还是不曾放弃过革命的理想。当亡国奴受煎熬的日子我尝够了,所以当毛主席庄严宣告“中国人从此站起来”的那一刻,我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在祖国母亲的怀抱里无比温暖。

  和平年代,祖昌自愿回乡当农民,扎根农村艰苦创业,千辛万苦也无怨无悔,我呢,就是协助祖昌,为祖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作出更大贡献,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我珍爱今天的幸福生活,我愿为孩子奉献爱心,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出一点力。去年,我回到母校,他们让我题个词,我写了:“学知识,净化心灵,师生和谐,大有作为。”我想老师们尽心尽力教学生学文化,学知识,学生们努力学习,以后用学到的知识报效国家,服务人民,都是爱国。我们国家有5000多年的文明历史,我们要努力把国家建设好,把民族发展好。无论在哪个行业,干什么工作,只要踏踏实实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为他人奉献自己的力量,就是爱国。

  1953年,龚全珍与甘祖昌将军结为革命伴侣,1957年,她就与甘祖昌将军一起回到将军的老家——莲花县坊楼公社沿背大队。平生第一次来到南方农村,龚全珍语言不通,生活陌生。而且根本干不来农活,参加生产队的劳动,还会拖累其他队员。思前想后,龚全珍决定还是干回自己的老本行,去当老师。

  面对将军放弃城市优越生活,回乡务农的选择,您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龚全珍:好多人都喜欢问我,为什么祖昌会回家乡劳动?为什么我会跟着他回莲花?可能大家都以为,我是一个娇气的女大学生,干不了活,吃不了苦。其实在年轻的时候,我曾经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出发,一天要走100多里路,就这样步行1000多里,从山东走到了河南,就是为了能够上学。心里有信念,就不怕吃苦。

  祖昌还在新疆军区时,有一次组织安排他到庐山疗养。他特意抽空回了一趟家。回到新疆后,就一直跟我说,都解放了,没想到家乡人民的日子还这么苦。他回乡的事是人生观的问题,他非常热爱工作,千方百计完成任务。只因“脑震荡后遗症”,他感到不能胜任领导工作,只好为自己找能胜任的工作,继续为党为人民贡献力量。他不愿意坐享优厚的待遇,他认为那是“牢房”,他感到烦躁不安,他要奉献,全身心投入奉献,要用自己的双手亲自建设贫穷落后的故乡。在莲花,他和乡亲们一起修水利、修路、修桥,每天一身汗,到处奔走。这样他才过得踏实、幸福、愉快。 莲花是革命老区,是当年引兵上井冈山的红色之路,为中国革命作出过重大贡献,祖昌对这块土地和这里的乡亲充满了深情。他回乡务农,就是要为老区的发展做点力所能及的事,让父老乡亲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祖昌是老红军,我相信他的选择。为他的家乡建设出力,这也是我心甘情愿的事。祖昌虽不像知识分子那样温情,但他爱得炽热,他承认我为他付出的一切。对我的最高表扬是“我能活到80多岁,与老伴的关怀分不开。”我们也有共同之处,对生活要求不高,为理想可以奉献出一切。我钦佩他的道德品质,我们在一起度过美好的33年。跟着祖昌在山村几十年,我一点也不后悔,作为他的妻子,我觉得很欣慰、很光荣。

  与甘将军回到莲花后,龚全珍扎根在这里,几十年如一日,为教育事业奉献自己的光和热。她毛遂自荐来到偏僻的九都中学当老师。这所学校只有3名教师,条件设施极差,连间像样的宿舍都找不到,可龚全珍却教得很舒心。后来,文教局想调她去南陂小学任教,怕她从中学去小学会不乐意。龚全珍却说:只要有书教,中学小学都一样。退休后,她经常到学校、农村、机关、部队、企业宣传革命理想信念和新时代新变化,从不要公车接送,从不在宣讲单位用餐,从不要一分钱讲课费。

  您为什么如此热爱教师这个职业?

  龚全珍:当老师是我从小的理想。我曾有过当半个世纪老师的理想,但我还没教到25年就离开了教育战线,真有些遗憾。年轻的时候,真是一心扑在工作上,一心只想着学校和学生。我那时遵守的还是在新疆八一子弟学校的作息时间,无论离家远近,一星期只回一次家。我从周一到周六脑子里只有自己的学生和工作。到了星期六晚上,要收拾东西回家了,我才记起来我还有个家,还有好几个儿女呢。 我用敬重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工作,认真负责、全心全意。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个好老师。有人说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没有这么高超的水平去塑造学生。但我爱他们,我对他们有一些影响,对他们的关怀超过对自己的孩子,学生们也喜欢我、尊重我,我觉得这是我最大的光荣,最高的奖赏。很多相别半世纪的学生们还相信我、记得我,我深感荣幸。我想,这是因为我的一点点赤子之心,我爱他们,像自己的儿女,他们也爱我。应当先爱别人,别人才能爱你,这是真理。

  甘将军病逝后,龚全珍坚决要求住进了琴亭镇幸福院。在幸福院里,她主动当起了服务员,搞卫生、捡煤球、种蔬菜,帮助老人和残疾人缝洗衣被。院里有不少孩子,她在课余时间义务办起了“幸福学习小组”,用自己的退休金到书店买来了很多书,有书法的、写作的、教学的,要求孩子们看书写心得笔记,并每周组织学习小组的孩子进行评比。年底,朋友和女儿劝她回家住,她却说,“我不能走,为了这群孩子,我还要再住两三年,帮帮他们,总结一些教育孩子的经验,为教育事业再尽点力。”

  您儿孙满堂,已经可以颐养天年了,为什么要住进幸福院?不担心别人笑话吗?

  龚全珍:当时,几个孩子都劝我不要到幸福院住。我想,我不管跟哪个儿女都能过上一般人认为的幸福生活。搞搞家务,教教孙子,孩子们对我孝顺,而且我生活可以自理,还可以帮助他们做点什么。但我不愿过那种生活。我总感觉自己这一生庸碌无所作为,我不甘心,想为孩子们写点什么。我正好处于老年的黄金时代,趁着神智清楚,我要积累些素材,写点什么,打算每天抽出4个小时以上写东西。物质生活我不追求,只求精神生活充实,所以还是到幸福院最适合。人的精力有限,我不能再把它浪费在琐碎的家务事上了,我要解脱出来。祖昌像我这么大岁数时还能在地里干活呢!我的身体比他强,我不信有什么跨越不过的鸿沟。 至于儿女们的面子不好看,这点不能说服我。我过了30多年集体生活,仍留恋这种生活,别人不能理解,这并不奇怪。我去幸福院,又不是干了什么不光彩的事,有什么丢脸的?我就想着今后时间和金钱都要抓紧,要用在点子上,摆脱无意义的瞎扯和无意义的应酬。对我来说,时间和金钱都很有限,已经再经不起浪费了。物质生活简单些,我可以忍受。我希望精神生活充实些,过得踏实、愉快。

  2013年,龚全珍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女儿甘吉荣陪她前住北京领奖。回程的火车上,为了方便女儿更好地照顾龚全珍,甘吉荣被安排在龚全珍对面的下铺。“吉荣,你把下铺让给别人,你睡中铺。”龚全珍要求女儿。吉荣面露难色,住中铺,她不放心妈妈,加上她自己比较胖,爬上爬下不方便,所以没有按照妈妈的指示办。没想到龚全珍一晚上都没有搭理女儿。回到家里,她在日记上写道:“我要吉荣把下铺让给别人,她没听我的话。这哪里像我的女儿,我很失望。”

  去年,您的家庭被评为“全国最美家庭”,可见您的家庭有着严格的家训,形成了良好的家风。请问您有哪些家风?

  龚全珍:今年习总书记在春节团拜会上的讲话我也看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促进家庭和睦,促进亲人相亲相爱。这说明,每个家庭的家风好,子女教育得好,社会风气就会好。谈到对孩子的关爱,我觉得自己关爱学生胜于自己的儿女。过去以此为荣,现在感到惭愧。当然,现在对孩子们的儿女情比过去好一点点,在有生之年尽量弥补一点。

  祖昌一生遵循8个字,“老老实实、勤勤恳恳”,这对我们家而言是很重要的8个字,这是精神财富、无价宝。我鼓励大家按照这8个字去做。我们一直教育儿女要热爱劳动,要艰苦朴素,要勤俭节约。祖昌把自己的大部分收入都捐给了集体,没有留给儿女什么物质上的遗产,他精神上的遗产要比几间房子珍贵得多,儿女们继承他的这种革命精神,将是一个高尚的人,对人民有益的人。

  我和祖昌对亲戚、子女要求非常严格,子女读书、就业、结婚,全靠他们自己。我的大女儿去当兵,二女儿被推荐上大学的机会都让给了别人,小女儿单位精简人员,她也没有得到特殊照顾。她们当时肯定对我们有埋怨。但我和祖昌总是说,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就行了。 我的孩子们都在平凡的岗位上工作,都是有事业心和责任感的人,我感到很欣慰。党和人民也给了他们不少荣誉,他们做得还远远不够。希望他们继续讲讲奉献精神,做个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龚全珍退休后,一直想把甘祖昌的故事写下来。为了更多地了解甘祖昌,她坐车到新疆、吉安找老革命了解情况,坐拖拉机到小村庄,找甘祖昌小时候的线索。甘祖昌没讲过的话,她坚决不写。她说:“要我编,我编不下去。”

  尽管当前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改善,但一些领域道德失范、诚信缺失的现象频频发生。您如何看待这种“负能量”?怎样督促诚实守信习惯的养成?

  龚全珍:孩子们从小到大,我都教育他们要诚实、诚恳,要讲信誉、信用。我承诺帮助几个孩子完成学业,就一定要做到。我还对我的子女说,如果我不在了,他们要继续资助这些孩子,直到他们毕业。我觉得,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不要说谎,不要骗人,说出的话一定要兑现,承诺的事情一定要照办,人与人之间才能互相信任,互相尊重,这个社会才能和谐。 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不好的风气,老人跌倒了,旁边的人都不敢去扶。这些原本一目了然的问题,变得模糊了、混淆了、错位了,这太不正常了。还好,我们马上看到了这些问题,现在正下力气纠正。我相信,这些“负能量”只是暂时的。我想与其坐在这里感叹社会风气不好,不如从自己做起,让“正能量”的事情变多,就必然使社会上的“好人”更多。

  据不完全统计,自甘祖昌将军去世后,龚全珍从工资收入中先后捐出10多万元,资助了100多人。残疾人尹润娇身患绝症,龚全珍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存款,在医院、乡政府、县残联、电视台之间来来回回,发动社会各界捐款。下岗工人周春燕的丈夫患癌症去世,留下了治病花费的20多万元的债务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她打听到周春燕的住址后,给她送上5000元钱。在报上看到哪家孩子生活困难,龚全珍就会让人带上几百元送给那家人。她在日记中写道“我承诺了资助贫困孩子,我要节约不必要的开支,一定要认真执行。”

  您自己并不富裕,一直过着非常简单的生活,却出手大方帮助了别人,这样做值得吗?

  龚全珍:刚回莲花,我每个月有80元的工资,10元寄给山东的母亲,我自己再留10元当伙食费,其余的全交给祖昌支配。祖昌干的事是为大家的儿孙谋幸福,我应该支持。上世纪50年代,民政局干部给祖昌送去二级伤残证。人走后,他边撕边说:“国家给我的钱够多了!”在乡下,他打针吃药的单据自己报销。他为革命不惜流血牺牲,时时想到的却是为国家节约开支。祖昌为什么不吃好的,不穿好的,因为他心里常常想着为革命牺牲了的战友,要多奉献,少享受,要为建设家乡贡献出一切。我想,我的工资都是国家给的,除了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开支外,应尽量多地回报给党和人民,不应斤斤计较。我没有其他什么消费,穿过的衣服,用过的东西,旧了破了,只要能补能修,我就继续用下去。这样工资还有点节余,就可以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润娇重病,我就把所有的存款都拿出来了。我想,钱以后还能有,生命只有一次,救人要紧。 祖昌曾经说:“活着就要为国家做事情,做不了大事就做小事,干不了复杂重要的工作就做简单的工作,决不能无功受禄,决不能不劳而获。”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现在,我一个老人,只能努力做点力所能及的好事,帮助弱者是共产党员的义务,不需表彰,应更加鞭策自己,更加努力尽义务而已。我对吃穿没有要求,虽然我没有得到物质上的享受,但我的精神生活却是很丰富的。

  为进一步弘扬龚全珍的崇高精神,我市逐步建成了近300个“龚全珍工作室”,广大党员群众主动加入到志愿服务队,为基层群众解决了大量实际问题。龚全珍的子女和孙辈都是当地的志愿服务者。

  您怎么看待以您的名字命名的工作室?

  龚全珍:我很荣幸工作室以我的名字命名。前不久,莲花高速公路“龚全珍班组”也邀请我去授牌。我很惭愧,我没有做出多大成绩。 他们告诉我,“龚全珍工作室”可以对党员干部和社区居民进行革命传统和理想信念教育,还可以帮助群众解决一些困难。他们请我去做名誉辅导员,我很乐意。一开始,我觉得自己身体状况还可以,每周都会来到工作室,与群众沟通交流,看望孤寡和困难老人。我也经常督促我的儿女、外孙去工作室看看,开展调查研究,做点力所能及的工作,帮帮真正困难的群众。依我看,工作室最重要的还是实实在在地为群众服务,让群众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效果。通过这个平台去培养锻炼出一批好党员、好干部。

  今年3月17日,龚全珍在九江签下了遗体捐赠自愿书。“全捐!只要有用就全捐!”龚全珍签下自愿书后一直重复这样一句话。龚全珍的这一举动让很多人肃然起敬。

  您为什么想到捐献遗体的? 龚全珍:前几年,萍乡市人文公园为了纪念祖昌,决定在他们那里免费树祖昌的半身像。当时我想,我已年迈,应写张遗书,死后火化,骨灰撒在玉壶山上,不必举行任何仪式。后来,我看新闻报道里提到捐献人体器官可以帮助很多人。人死了之后,身体对本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人死后火化了多可惜,把遗体捐献出来,就有具体意义了。我一说出自己的想法,儿女们都反对。说我年纪大了,零件都老化了。我说,你们不懂,捐献器官不论年龄大小,只要自己愿意,都可以捐。几年前,我为此还在莲花县专门咨询过。他们说,要先和红十字会联系,莲花一时还办不了。我就想,我应该在有限的日子里奋争一下:办好遗体捐献手续,不然死不瞑目!这次在九江女儿家,正好红十字会的人上门看望我,我马上问他们:我也能成捐献遗体吗?我就是年纪大了点。他们说,没问题。我是O型血,是万能血型。如果有用的话,就可以救人!还有我眼睛、肝脏,都可以捐献出去。签下自愿书,我心里很高兴,我又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了。

  去年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龚全珍在日记中写道:“今年这个年节俭风气浓厚,干部都不许开公车办私事,中央树正气决心大。”“现在公款吃喝风少多了,这是好事。执政者应当做到言必行,行必果,才算是好领导班子。”今年3月6日,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江西代表团审议时,就江西发展提出了“要着力推动作风建设”的具体要求。

  记者:您觉得当前的政治风气怎么样?怎样的干部才能成为群众信服的干部?

  龚全珍:我喜欢读书看报,充实自己。在莲花,老干部开展学习活动,他们可能觉得我年纪大了,不通知我参加,我就很生气,说我是党员,你们不能剥夺我学习的权力。要做个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就要不断学习,跟上时代,永葆革命青春。

  这两年,中央从作风建设抓起,落实八项规定,坚决反对“四风”,切实治理官场风气;强力反腐,“老虎”、“苍蝇”一起打,深得民心;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要求党员干部真正回到群众中去,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重新赢得了民众的信任,使其对党有信心,对反腐有信心,对未来有信心。看新闻,听说马上又要开展“三严三实”活动了……当前的政治生态越来越好,廉政建设已经深入人心,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是坚强有力的。是啊,风清气正的环境才能赢得民心,才能推动社会发展。

  我从报纸电视上也了解到,我们萍乡市委新一届班子思路很清晰,实干精神很强,发展的步子很快,市委十一届九次全委会提出的“奋力把经济搞上去,切实把作风正过来”的总要求,成为了推动我市经济社会发展和作风建设的强大动力,这对人民群众来说,是实实在在的,我们看到了党和政府的决心,看到了萍乡发展的光明前景。 我不能忘记啊,习总书记日理万机,对祖昌不当将军当农民这点小事都能记忆犹新,我感到无比温暖。要永远继承我们党的光荣传统,弘扬老一辈艰苦奋斗精神,发扬革命传统,为实现中国梦而努力奋斗。人们评价祖昌:回乡当农民,挑老红军的担子,不摆老红军的架子,像祖昌一样,实实在在把群众放心上的干部,是淡泊名利,甘于清贫的。群众最关心的便是干部们的“廉”。领导干部的清正廉洁是百姓最关注的问题,而且老百姓对清正廉洁的干部都有一种天生的尊敬与崇拜。能否保持清正廉洁关系到人心向背,一个好干部时时想的应该是为百姓奉献得太少,而不是收入的多少。选择了做人民的公仆,就必须要学会吃苦。心中始终有人民群众,才是好干部的源头活水。只有干部的“德能勤绩廉”经过了人民群众的检验,得到了人民群众的认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干部。只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干部,才是好干部,才是群众真心拥护和喜欢的干部。归结到一点,当干部就是要当习总书记提出的“四有”干部。(记者 任 斌 陈 琼 彭 杉)

附件下载:
分享到:
信息来源:萍乡日报  责任编辑:
萍乡市文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非萍乡文明网)的作品,均单位报送和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 萍乡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12000701号-1
  • 交流QQ:270595298 QQ交流群:29015698
  • 信息报送邮箱:px@pxwmw.cn 萍乡文明办
  • 微信公众号:jx-pingxiang